蘋果煠

没什么好文笔,如果喜欢非常感谢!想写现实却总纠结要不要用同人的家伙。
文笔慢慢磨,姑且算是中游的初二学生啦
超级好勾搭的哦!

打tag只是因为想看太太写/画

此梗适用于AB/BA/ABA/BAB的cp,也就是没有攻受倾向
A拿着武器对准B的心口,B抱住A,用手拿起武器对准自己的头部(如果A使刀剑那就颈部),说:
“别动那里,那里住着你”
这个梗(如果有人看得上的话)可以用在任何cp上,(如果有人看得上的话)请注明出处就好
怂了睡了

【新双黑|芥敦】地狱的守门人

*给 @哥谭市漂流的清千 阿清的生贺,希望你可以以后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我不行了要睡了

*设定走这

*双黑有,谷崎兄妹超微量x其他看到了一律当做友情亲情

————————————————————————

今天地狱来了个新游灵。

这一下成为了阴间的热门话题,罪人们是尤其感兴趣的。游灵即是那些自愿放弃天堂,选择了地狱的灵魂,大多是为了堕入地狱的重要之人,但是在他们进入地狱后,就会失去一切记忆,只能带来一件满载回忆的物品——虽然随着记忆消去,那些物品也会一文不值就是了。

这样的愚者,每到来一个,都会让罪人嘲笑好一阵子,再然后,他们就开始赌那个蠢货会在多久以后转世。毕竟游灵的生活比罪人还要乏味:在地狱的街道上开自己的店铺,唯一能打交道的是那些守门人,他们就是这样消磨没有尽头的时光。

而这个“新来的”就是如此。

白发游灵披着稍显不合身的黑风衣,百无聊赖地理着架子上的玩偶。

虽说依稀记得是因为恋人而来到地狱的,但是那个人的姓名、样貌却已连个模糊的记忆都没有剩下,就连喜欢上这种人的自己,也开始变得不可理喻起来。

开门的风铃声打断了这胡思乱想,他转头,看见一男一女两位看守,初来乍到的小游灵觉得自己应该是会怕他们的,毕竟守门人也是赎罪之人,但他却感到莫名的心安,这使他自己都有几分讶异。

“尾……”游灵看着那位女看守,自然而然地挤出一个音节,而接下来要说什么,却也一点都想不起来了,但这已足以让那两位看守有了细微的表情变化。

“尾崎红叶,是吗?”穿着和服的女性接话道,游灵感到惊喜,他是想起来了这个名字没错,不过……

“尾崎小姐,我们生前,认识吗?”

对,就是如此,哪怕回忆起了名字,也只能带来这样的,细微而又无用的惊喜罢了。

尾崎转头看看架子上的兔子玩偶,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回答那个疑问:“谁知道呢……”

“中岛敦,”有着枫糖浆色发丝的男看守突然说道,“你的名字。”

被唤作中岛的游灵感到惊讶,想再问出些什么,但这看守却再也不回答了,他兀自拉起了中岛身上的黑风衣的袖口,用一句去找一个叫芥川龙之介的人打发了中岛之前接连而来的问题,而他说这话时,眼神依然没有从那黑色衣料上移开。

中岛没有再敢搭话,他看着这看守冰蓝色的眼瞳,又想起尾崎那句“谁知道”,觉得自己被隔离于一个不属于他的世界,那个世界的人是活过的人,是眼神中满是世故、悲伤、怀念而又有着生气的人。

忽地传来尾崎的声音,回去了,中也,这时那看守才转过身去,又好似恍然大悟地转回身来,补一句:

“中原中也,我的名字。”

风铃声再次响起,中岛看着两人朝着第四大门走去的背影,没来由地喃喃自语。

想吃无花果了。

 

“我已经按你说地告诉那小子了。”中原的声音在中间世界回荡,黑皮鞋鞋跟与地面撞击的声音很是明显,他向一个档案室走去,狠狠地敲了一下里面假装没听到的青年的头。

“疼疼疼……中也活几辈子大概都是这么暴力吧。”太宰揉着头顶的乱毛倒吸了一口凉气,换来中也一个眼刀。

太宰的眼神很快又恢复了认真,不咸不淡地问:“芥川的大门怎么样?”

中原在他面前可以说是毫无耐心了,一个白眼又甩了过去,答,老样子。换来一声包含无奈的叹气。

“芥川也是,活几辈子大概都改不了了。”

“不劳二位费心。”门口传来低沉的男声,芥川抱肩倚在档案室的门口,他的白色衬衣上是殷红的血迹。

中原眼神中带着和方才太宰一样的无奈,想着或许有些事就是刻在灵魂里的,就好像中岛货架上的玩偶、他头上的黑礼帽,太宰全身的绷带。而芥川满身的血迹也是从他们生前就铭刻在骨子里的生存法则,不带仁慈的法则。

“神明不会在意这些,他只会在意罪人转生的速度更快了些。”芥川用无机质的声音说着,那其中是见惯流血哀嚎的漠然,“所以呢?太宰先生,你是为什么同意他来地狱的?好人上天堂,天经地义,你大可以装作没有听见那个家伙的请求。”

太宰的眼里仍然毫无波动,只是以问话堵了回去:“你难道不相信他会来吗?”

芥川没有回答,按理说,他在这里所做的已足以转世,但他仍在做着他的守门人,这一切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太宰随手把一本资料册扔了过去,芥川愣了愣,看看背后,又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伸手接住了。

他翻开书签夹着的那一页,漆黑的瞳孔骤然收缩。

“现在你应该也明白,我已经走了后门了——”

牛皮纸上面用黑色墨水写得清清楚楚,中岛敦,死因……

“自杀者不得上天堂啊。”

使用手枪击中太阳穴而死,判定自杀。

 

第三大门的所有人在这一天都规规矩矩,大气也不敢出。

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芥川心情不好。

怎么看出来的?罗生门前的一滩滩血污就是证据,罪人会疼痛而不会死亡,没有谁想被洞穿全身。

但是如果我们从芥川的角度剖析整个事件,会发现,他心情不好,好像也是……常理?

这样吧,我们打个码。

A和B是一对恋人,两人并肩作战,A为保护B而死。

看,多么感人且没毛病的爱情故事。

但是B自杀了。

相信聪明的各位连码也不需要解都明白了事情的全貌,你可能觉得“殉情结局多好啊”,但是放在芥川身上,只会让他觉得白费了自己一条命救了个自杀的人。

今天的第三大门,就这样由紧张尴尬的气氛环绕。

 

故事的另一个主角B君,中岛,并不知道A君有多想给他一记罗生门,甚至还在欢乐地哼着歌,四处寻找那个叫做芥川龙之介的A君。哦,开心是因为他觉得中原先生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告诉了他名字,还给了他目标。

中岛先是跑去第五大门,但是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他又跑去问第六大门的游灵,才得知第五大门的守门人转世了。中原先生也会有这么一天吗?他想,因为中原先生是个很好的人,所以下辈子应该是会去天堂的灵魂。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又问少女游灵知不知道芥川龙之介,没有名字的,女学生模样的游灵只觉得奇怪,哪有人在地狱还记得自己的名字的。

对了,游灵突然说,第七大门的看守据说有名字,你去看看吧,不过我没有见过他,不太清楚呢。

谢谢,中岛浅浅的鞠了一躬,又问:“你不去看看吗?你应该也是为了和谁相遇才来地狱的吧。”

游灵苦笑着拢了拢黑色长发:“我已经不记得那个人是谁了,只有衣服上的这个标志是从人间带来的。大概那个人,已经转世了吧。”她说着指了指胸前的“卍”,又说,去吧,一推中岛,同他挥别。

第七大门的守门人是个和气的人,他说他叫谷崎润一郎,一听中岛说要找芥川,着实吓了一跳,芥川其人,留给其他看守的印象,即是罗生门下的惨状。

中岛觉得疑惑,问芥川很可怕吗。

是啊,可怕得不得了,谷崎心中腹诽。

但他也是会察言观色的,说没什么,只是他和其他守门人没什么交集罢了,平时不会有什么人找他。就用这样一个有些拙劣的理由搪塞了过去。

“芥川在第三大门,你去了自然就可以找到他了。”

 

中岛带着慌忙与激动冲向第三大门,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以前也这么奔跑过,那个时候是在哪来着?好像是疮痍满布的街道上吧,他跑得精疲力尽,然后喊了谁的名字。

“太宰先生!”中岛突然喊出了声,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太宰是谁?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吗?

不过和其他标准剧情不一样,他还是在跑到第四大门前时累得瘫倒在了地上,由于体力不支,连喘气也困难起来。

此时的中原踏着规律的脚步声走来,他用好奇的语气问这是怎么一回事,中岛虽然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但这丝毫不影响他语气中的兴奋,他说,我知道芥川在哪了!

而亲眼目睹了芥川在资料前表情的中原脸上的神色一时间有些复杂,他扶着头上的帽子,拍拍中岛的肩。

“祝君好运。”

 

中岛站在第三大门前,愣愣地看着一地的血污。

他是感到恐惧的,应该是感到恐惧的,但是这场景中只有熟悉感,像是被疏远已久的熟悉感。

那扇罗生门从前的猎物应该是他,以前被洞穿了全身流下一地暗红的是他,他在剧痛下和攻击的主人吵过架,也曾和那个人拥抱,做和一般情侣一样的事,虽然那些人不会如此熟悉流血就是了。

他想起来了。

那个叫芥川的人,是自己的恋人,生前犯了罪的恋人。

但是他大概是个傻的,就这么喜欢上了这个罪人,还因为他来到了地狱。

所谓坠入爱河的人都是笨蛋,此话不假。

 

中岛推开大门,和烦躁地踱步着的芥川四目相对。

芥川让罗生门刺了上来,不过中岛向生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躲了过去。

他穿着对方生前几乎不离身的黑衣,一下扑了上去。

“芥川,”中岛像生前无数次所做过的那样唤恋人的名字,那一刻他想到尾崎看玩偶的落寞,少女游灵的苦笑,他忽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幸运得过了头的那种,因为他还可以像这样再一次说出熟悉的话语。

“我好想你。”

芥川不见波澜的眼神忽然有了几分柔和,他把手覆在中岛的白发上,嘴角微微勾起了几分。

“我也是。”

 

很久很久以前,在地狱里——

嗯?你说什么游灵?有的只是那些守门人,地狱的守门人。

地狱的守门人,十二位,都守着自己的大门,没有转世。


大家好我是来断后路的

这是十一月七号会放的生贺的设定,给女朋友的芥敦(秀恩爱不长眼)

死后的世界设定,生前世界走原作, 双黑和新双黑已交往

死后的世界分为天国、地狱和中间世界

地狱里分为三种人群:守门人、罪人和游灵

守门人和罪人皆为赎罪者,守门人也称“看守”,是赎罪者中有才能而被选中的断罪者。守门人也负责地狱的十二道大门(地狱呈圆形),每一扇门都对应守门人生前的异能。守门人可以在地狱各处、中间世界行走,而罪人只能在对应大门内受刑,相对的,罪人可以更早地转世。

赎罪完毕不意味着必须转世,也可以选择留在地狱。

游灵是比较特殊的存在,他们是可以上天堂的人,但是因为各自的原因自愿选择了地狱。他们可以在中间世界、地狱各处行走,生活方式是在游灵街上开设各种店铺,店铺面向游灵和看守。

所有人在踏入地狱后没有任何记忆,游灵可以带上任意一样物品。

而中间世界的人是档案管理者,他们管理所有死者的记忆,决定灵魂去往天堂或地狱,这些人是从预备看守中选择出来的,拥有生前的异能。

档案管理者擅自走个后门告诉几个人他们生前的记忆也是可以的,但是禁忌是告诉游灵他们生前记忆的全部,只能给以回复记忆的提示。

记忆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被唤醒,而死者会有潜意识下的动作(所以神明做不到完全删除记忆)

游灵中有才能者,可以在自愿的情况下成为看守,前提条件是生前拥有异能。

地狱不禁欲(咳咳)

有不清楚的地方请随意提出,会加在此设定上


所谓生日和镜花同一天的好处

那就是把镜花的生贺当成给自己的(。)
人就是要不要脸(。)

关于tag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由于最近越来越多的双黑文/图打三次tag,就占tag说一下
希望大家打tag区分清楚二次三次,文野角色前加上“文豪野犬”
像这样:
#文豪野犬太宰治#
如果有人以前打过三次tag也尽量利用编辑功能换掉,这样的话有人找三次资料也会稍微轻松一点
就这样x
(明天晚上会把这段话的tag去掉的)

迟来的和小宿面基的感想
小宿真可爱prpr
小裙子真好看prpr
我真穷orz

一个才想起来的自我介绍

来lof这么久了也没个自我介绍。。。
初二生,数学超渣,并不擅长人际交往。
想成为温柔的人和可以好好反省自己并且进步的人。
萝莉控正太控中也厨,喜欢的太太炒鸡多。属于有人给打call可以直接回一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回去的人。
cp是 @万磁王家的清千 ,但这并不影响你们对我的友情向勾搭(而且这里超好勾搭童叟无欺哦)
甜党,但对于刀子的定义很是奇特,很多刀在我眼里是玻璃糖,也是神奇了。最近可能磨刀请小心x
开学了就是条咸鱼,躺尸的咸鱼。
混太中,安雷嘉瑞嘉只吃不产(有可能你们哪天会在我的太中里看见他们客串),凹凸无雷点,文野太中洁癖其他随意。
v家的,镜音厨,最喜欢的p主是neru,初音最喜欢怪力熊。IA我属于第一眼在jump的广告内页上就一眼喜欢上的,也是我唯一一个堪称一见钟情的歌姬。
阳炎厨,阳炎paro的双黑早已证明一切。
在结尾我想问一下,你们有谁出neru的专吗,这里没买到qwqqqq

今晚翻以前lof热度(闲的,还把私信全翻了一遍)
突然翻出好多大佬!?!
我还活个ball!!!啊!!!太太喜欢过我的文我是必须炸了!(超迟钝)

虽然说这话会被老师之类的打死
但我感觉lof是我唯一一个可以当做随时能回去的地方的
不管是遇到什么事情看到lof就会轻松起来
所以说遇到你们真好啊

七夕打架不是找闪是干什么

这篇主煠清太中,全员向的走这

对我就是来秀恩爱的所以打tag(被打)

咸鱼的后果就是ooc(你好意思哦)

————————————————————————

七夕虽然是在夏日,阳光灿烂地放出高温碳烤大地,但这完全不影响小情侣恩恩爱爱,也不影响横滨某两大异能组织日常干架。

鬼知道原因是什么,总之其规模之大直接导致了所有异能力者的出动。

啊,包括我,一个拎着礼物袋就不得不跑到战场上的可怜孩子。

我现在感谢上苍赐予我的异能,多亏了这样我才能坐在防线后面,悠然自得地交换战争地区的枪林弹雨来攻击,还使战场平静了下来,不知道啥时候给我个诺贝尔和平奖。

边刷lo*边打架的我显然没有注意到战场的危险性,默默把礼物袋放在一边,看着前面麦芽做着主力输出。我一时间不由得热泪盈眶感谢她让我有足够的余裕在战场上吃粮。

另外我不认识那个一开打就跑到对家阵营刷王者的,不认识。

本来我想今天干架大概又是你社长和我首领,你某宰和我中也还有你芥你敦这三代横滨特产双黑又搞了什么事情,找这么一偏僻地方就拖着我们这些未成年童工与不知道成没成年的上司们打。要打就打吧,打完回家过七夕,但是那边那个姓太宰的前干部的所作所为在接下来的几秒内超出了我的底线。

当时的我和青笙健桑这些异能在远程战里没啥用的人一起坐在后排,那边说木对前辈更新了,这边又说兔子前辈终于出差完毕回来画太中粮,简直就是怕前面承担输出的中也不知道我们这些腐女成员把他卖给了对方某宰。

而太宰治那个被我们当攻的家伙竟然顺来了我们成员的一把枪就对着中也开,正好那边侦探社的早餐发异能抱着中也哭哭,中也没反应过来一个侧身躲过了子弹,也就没用异能让他落在地上。

结果这枪子就好死不死地冲我飞了过来。

我当然不能死在这里啊,作为这篇文的幕后主使怎么可以挂在这里,于是我就拿什么东西跟那子弹一个等价交换,我想我当时是觉得那个被交换的东西价值等同于我的小命的,就拿了目前价值最能比拟的非生物。

现实是很精彩的。

我看到给某清买的口红掉在地上坏了的时候理智就消失了。

“woc太宰治你抢我中也(。)我都没和你计较还拿枪子往我这个方向打(宰:我不是我没有)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知道限量款的口红多难抢吗有本事你去买啊侦探社的工资说不定还不够你花穷鬼青鲭!”

当我的理智被停战的众人劝回来时,那条鱼已经被我用不知道哪条河里漂着的叶子换走了。

但我的脑子里只有口红(宰:……)。

“……谢谢你啊……起来吃饭去。”我抬头看声音的主人,是我家的大小姐。

“世上只有阿清好qwq”

“那么接下来你可以跟我解释一下‘你、家、中、也’是怎么一回事了。”

完了醋坛子翻了……

“没…没什么啊……”

“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我就让你去河里捞宰!”

……

在终于征得原谅以后,我走在去吃饭的路上,默默冷眼看着餐健餐唧唧我我。

玛德狗粮。

另外刚刚跑去做委托的玖(xi)汐(jiu)也出现了,可能是腐眼看人基这一类的原因,我总觉得“傻汐”这个称呼满是狗粮味。还有,我不认识那两个明撕暗秀的在餐厅里把橙子挖空心摆成奥运五环的三岁儿!不认识!

你们咩球咩矜持一点,干什么喜欢点情侣套餐!

不过那个是挺好吃的来着。

唉算了不看了,我还要去解决某人吃不下的一半。

为什么我总觉得背后发凉而且有一种回去就要受到拷问组异能对待的感觉?

 

“起来了混账青花鱼,看来我们那边的小姑娘挺有前途啊,这个年龄就知道把你往水里扔。”不知道怎么找到太宰治的中也把人从河里捞起来就扔在了地上。

“人家小姑娘七夕就知道送女朋友礼物,中也什么都没给我,哼——”太宰治也不管中也是不是骂骂咧咧地用脚踹他喊他起来,就是躺在地上摆出“你奈我何”的姿态,“亏我还订了一家情侣座的餐厅啊。”

“拿你没办法,晚上去。”

 

好了各位第一人称回来了。

我是怎么订个餐厅都订在同事中间的?每个人都是一百瓦电灯泡啊!

算了不管了……过我的七夕去……

鉴于某清前几天在空间里提的要求,我……不得不在同事面前完成这个羞耻的动作。

“阿清啊……那什么……”我佯装无事地从座椅上离开站起来。

“嗯?你干嘛?”

好吧好吧不就是单膝下跪吗我怕什么!还要干什么来着嗯就是那个什么玫瑰花对玫瑰花欸等下怎么已经交换到我手上了!

“我……我爱你……”

我现在完全可以感觉到自己脸颊上升腾的气体。

等下周围的别鼓掌你们不是友军吗!中也你别看这里啊啊啊啊我不管了那就这样吧!

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坐回椅子上,和大小姐说话时没忘了看看周围的战况。

 

“中也,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以前还是搭档的时候装作情侣到这家餐厅执行任务的事啊?”太宰治一直转向窗边假装看夜景的脸忽的转到中也那一边,问道。

“记得,怎么了。”中也显然对他这种突然煽情的模式毫无反应,用语气平淡的陈述句回他。

“那时候你不是说以后要在这种氛围下和喜欢的人求婚吗?你说啊中也,我怎么样?”太宰治是不在意中也这种反应的,毕竟这种反应他看了无数次,而这样的中也,通常也暗地里开始紧张了。

“我讨厌你。”

“我也最讨厌中也了。不过要喜欢的人好像除了中也也没有谁了。只能和蛞蝓凑合凑合了。”

“你不想凑合?好啊那我先……”中也站起来就要走,不过没有人知道他的后背上已经满是虚汗了。

太宰治显然很配合这一出戏,他拉住了中也,自己也站了起来。

“中也,你说在这种氛围下被求婚,会是什么感觉呢?”

“你…”

太宰治有点强硬地摘下中也的手套,在无名指处套上了戒指。

他难得地用正经面孔与中也对视,鸢色眼瞳的深处好像有这二十几年来的走马灯经过,却没给他这善于掩饰的双眼留下时间的痕迹。

那些痕迹中有很多都属于他面前这个叫中原中也的人,他的青梅竹马、冤家、宿敌、恋人,以及,求婚对象。它们被封存在了内心深处,积淀成了一种不能只用爱来概括的感情,说到底,爱这个词本就不存在于他们之间。

“中也,和我结婚怎么样。”

“选择权在谁那里?”

“你那里啊。”

“每当你这么说的时候啊——”中也似是有些烦躁地按按帽子,抬脸却是让人看得清楚他笑得是如何张扬跋扈,“就没有选择可言了吧。”

 

第二天,lo*上被“喜欢的cp官方发糖”刷屏了。

—————————————————————— 

喜闻乐见小剧场:

青:(微笑中带着mmp)

九:阿青你说要不我创造一个没有恩爱狗的平行世界?

青:不错不错就这样!

(这就是阿九的文刀子多的原因)

 

清:阿煠我们去看夜景!话说你为什么不订窗边啊?

煠:其实……我恐高……

(对的我坐缆车也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但是过山车可以)

 

哈:酸为啥咱俩在这篇煠清太中中心文的小剧场里

酸:说是全员向那篇没写我们的小剧场所以在这边来凑数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