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煠

没什么好文笔,如果喜欢非常感谢!想写现实却总纠结要不要用同人的家伙。
文笔慢慢磨,姑且算是中游的初二学生啦
超级好勾搭的哦!

一个才想起来的自我介绍

来lof这么久了也没个自我介绍。。。
初二生,数学超渣,并不擅长人际交往。
想成为温柔的人和可以好好反省自己并且进步的人。
萝莉控正太控中也厨,喜欢的太太炒鸡多。属于有人给打call可以直接回一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回去的人。
cp是 @万磁王家的清千 ,但这并不影响你们对我的友情向勾搭(而且这里超好勾搭童叟无欺哦)
甜党,但对于刀子的定义很是奇特,很多刀在我眼里是玻璃糖,也是神奇了。最近可能磨刀请小心x
开学了就是条咸鱼,躺尸的咸鱼。
混太中,安雷嘉瑞嘉只吃不产(有可能你们哪天会在我的太中里看见他们客串),凹凸无雷点,文野太中洁癖其他随意。
v家的,镜音厨,最喜欢的p主是neru,初音最喜欢怪力熊。IA我属于第一眼在jump的广告内页上就一眼喜欢上的,也是我唯一一个堪称一见钟情的歌姬。
阳炎厨,阳炎paro的双黑早已证明一切。
在结尾我想问一下,你们有谁出neru的专吗,这里没买到qwqqqq

今晚翻以前lof热度(闲的,还把私信全翻了一遍)
突然翻出好多大佬!?!
我还活个ball!!!啊!!!太太喜欢过我的文我是必须炸了!(超迟钝)

虽然说这话会被老师之类的打死
但我感觉lof是我唯一一个可以当做随时能回去的地方的
不管是遇到什么事情看到lof就会轻松起来
所以说遇到你们真好啊

七夕打架不是找闪是干什么

这篇主煠清太中,全员向的走这

对我就是来秀恩爱的所以打tag(被打)

咸鱼的后果就是ooc(你好意思哦)

————————————————————————

七夕虽然是在夏日,阳光灿烂地放出高温碳烤大地,但这完全不影响小情侣恩恩爱爱,也不影响横滨某两大异能组织日常干架。

鬼知道原因是什么,总之其规模之大直接导致了所有异能力者的出动。

啊,包括我,一个拎着礼物袋就不得不跑到战场上的可怜孩子。

我现在感谢上苍赐予我的异能,多亏了这样我才能坐在防线后面,悠然自得地交换战争地区的枪林弹雨来攻击,还使战场平静了下来,不知道啥时候给我个诺贝尔和平奖。

边刷lo*边打架的我显然没有注意到战场的危险性,默默把礼物袋放在一边,看着前面麦芽做着主力输出。我一时间不由得热泪盈眶感谢她让我有足够的余裕在战场上吃粮。

另外我不认识那个一开打就跑到对家阵营刷王者的,不认识。

本来我想今天干架大概又是你社长和我首领,你某宰和我中也还有你芥你敦这三代横滨特产双黑又搞了什么事情,找这么一偏僻地方就拖着我们这些未成年童工与不知道成没成年的上司们打。要打就打吧,打完回家过七夕,但是那边那个姓太宰的前干部的所作所为在接下来的几秒内超出了我的底线。

当时的我和青笙健桑这些异能在远程战里没啥用的人一起坐在后排,那边说木对前辈更新了,这边又说兔子前辈终于出差完毕回来画太中粮,简直就是怕前面承担输出的中也不知道我们这些腐女成员把他卖给了对方某宰。

而太宰治那个被我们当攻的家伙竟然顺来了我们成员的一把枪就对着中也开,正好那边侦探社的早餐发异能抱着中也哭哭,中也没反应过来一个侧身躲过了子弹,也就没用异能让他落在地上。

结果这枪子就好死不死地冲我飞了过来。

我当然不能死在这里啊,作为这篇文的幕后主使怎么可以挂在这里,于是我就拿什么东西跟那子弹一个等价交换,我想我当时是觉得那个被交换的东西价值等同于我的小命的,就拿了目前价值最能比拟的非生物。

现实是很精彩的。

我看到给某清买的口红掉在地上坏了的时候理智就消失了。

“woc太宰治你抢我中也(。)我都没和你计较还拿枪子往我这个方向打(宰:我不是我没有)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知道限量款的口红多难抢吗有本事你去买啊侦探社的工资说不定还不够你花穷鬼青鲭!”

当我的理智被停战的众人劝回来时,那条鱼已经被我用不知道哪条河里漂着的叶子换走了。

但我的脑子里只有口红(宰:……)。

“……谢谢你啊……起来吃饭去。”我抬头看声音的主人,是我家的大小姐。

“世上只有阿清好qwq”

“那么接下来你可以跟我解释一下‘你、家、中、也’是怎么一回事了。”

完了醋坛子翻了……

“没…没什么啊……”

“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我就让你去河里捞宰!”

……

在终于征得原谅以后,我走在去吃饭的路上,默默冷眼看着餐健餐唧唧我我。

玛德狗粮。

另外刚刚跑去做委托的玖(xi)汐(jiu)也出现了,可能是腐眼看人基这一类的原因,我总觉得“傻汐”这个称呼满是狗粮味。还有,我不认识那两个明撕暗秀的在餐厅里把橙子挖空心摆成奥运五环的三岁儿!不认识!

你们咩球咩矜持一点,干什么喜欢点情侣套餐!

不过那个是挺好吃的来着。

唉算了不看了,我还要去解决某人吃不下的一半。

为什么我总觉得背后发凉而且有一种回去就要受到拷问组异能对待的感觉?

 

“起来了混账青花鱼,看来我们那边的小姑娘挺有前途啊,这个年龄就知道把你往水里扔。”不知道怎么找到太宰治的中也把人从河里捞起来就扔在了地上。

“人家小姑娘七夕就知道送女朋友礼物,中也什么都没给我,哼——”太宰治也不管中也是不是骂骂咧咧地用脚踹他喊他起来,就是躺在地上摆出“你奈我何”的姿态,“亏我还订了一家情侣座的餐厅啊。”

“拿你没办法,晚上去。”

 

好了各位第一人称回来了。

我是怎么订个餐厅都订在同事中间的?每个人都是一百瓦电灯泡啊!

算了不管了……过我的七夕去……

鉴于某清前几天在空间里提的要求,我……不得不在同事面前完成这个羞耻的动作。

“阿清啊……那什么……”我佯装无事地从座椅上离开站起来。

“嗯?你干嘛?”

好吧好吧不就是单膝下跪吗我怕什么!还要干什么来着嗯就是那个什么玫瑰花对玫瑰花欸等下怎么已经交换到我手上了!

“我……我爱你……”

我现在完全可以感觉到自己脸颊上升腾的气体。

等下周围的别鼓掌你们不是友军吗!中也你别看这里啊啊啊啊我不管了那就这样吧!

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坐回椅子上,和大小姐说话时没忘了看看周围的战况。

 

“中也,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以前还是搭档的时候装作情侣到这家餐厅执行任务的事啊?”太宰治一直转向窗边假装看夜景的脸忽的转到中也那一边,问道。

“记得,怎么了。”中也显然对他这种突然煽情的模式毫无反应,用语气平淡的陈述句回他。

“那时候你不是说以后要在这种氛围下和喜欢的人求婚吗?你说啊中也,我怎么样?”太宰治是不在意中也这种反应的,毕竟这种反应他看了无数次,而这样的中也,通常也暗地里开始紧张了。

“我讨厌你。”

“我也最讨厌中也了。不过要喜欢的人好像除了中也也没有谁了。只能和蛞蝓凑合凑合了。”

“你不想凑合?好啊那我先……”中也站起来就要走,不过没有人知道他的后背上已经满是虚汗了。

太宰治显然很配合这一出戏,他拉住了中也,自己也站了起来。

“中也,你说在这种氛围下被求婚,会是什么感觉呢?”

“你…”

太宰治有点强硬地摘下中也的手套,在无名指处套上了戒指。

他难得地用正经面孔与中也对视,鸢色眼瞳的深处好像有这二十几年来的走马灯经过,却没给他这善于掩饰的双眼留下时间的痕迹。

那些痕迹中有很多都属于他面前这个叫中原中也的人,他的青梅竹马、冤家、宿敌、恋人,以及,求婚对象。它们被封存在了内心深处,积淀成了一种不能只用爱来概括的感情,说到底,爱这个词本就不存在于他们之间。

“中也,和我结婚怎么样。”

“选择权在谁那里?”

“你那里啊。”

“每当你这么说的时候啊——”中也似是有些烦躁地按按帽子,抬脸却是让人看得清楚他笑得是如何张扬跋扈,“就没有选择可言了吧。”

 

第二天,lo*上被“喜欢的cp官方发糖”刷屏了。

—————————————————————— 

喜闻乐见小剧场:

青:(微笑中带着mmp)

九:阿青你说要不我创造一个没有恩爱狗的平行世界?

青:不错不错就这样!

(这就是阿九的文刀子多的原因)

 

清:阿煠我们去看夜景!话说你为什么不订窗边啊?

煠:其实……我恐高……

(对的我坐缆车也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但是过山车可以)

 

哈:酸为啥咱俩在这篇煠清太中中心文的小剧场里

酸:说是全员向那篇没写我们的小剧场所以在这边来凑数

哈:……


怎么让横滨的狗粮翻个倍

想了想还是没打太中tag

各位狗粮愉快哈哈哈哈哈哈

短小,对,很短

 @万磁王家的清千 七夕快乐,我喜欢你啊

——————————————————————

港口黑手党是干什么的?这是个好问题。

或许在世人眼中,这个组织是可怕而充满血腥味的,好吧它里面的成员的确是会杀人的但是这个组织,除了干部中原中也,一个正常人——都是tan90°。

“喂煠,起来了煠。”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生拿起一打文件就往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人砸,但这显然没有任何威慑力。

“阿九啊——我昨晚可是非常辛苦地补野良*呢,而且!好不容易看到羸蚌出场了以为这就是我要的相爱相杀但是他竟然挂了啊!挂了啊!相爱相杀是人间的珍宝诶!怎么可以……”被叫的女生显然没有意识到摸鱼是不对的,反而一发不可收拾地吐槽起不沾边的事来。

“羸蚌是反派,不是相爱相杀,你还是吃夜雪好了。”听见这话,另一个和吐槽者年龄相仿的女生接话道,本来安静的工作场面一下成了cp讨论组。

而一开始叫人的那位显然是放弃了,回去做自己的工作。

“夜雪虽然也很好吃没错啦,但我果然是爱相爱相杀啊……”

“不不不雪音最后还成了夜斗的祝器……”

“你这是剧透……”

“好吧雪音最后没有成为夜斗的祝器……”

“喂喂……”

“……”

“煠!阿青!”一个戴眼镜,显然比摸鱼的人大上几岁的成年人站在了两人面前,“工作时间摸鱼是不好的。”

“遵命健桑!”煠咏这么说着回到了电脑桌前,不过有心人一走近就可以看见显示器上的Twitter了。

幸好上司并不是那么追究的人,不然这个月的工资得扣。

而青笙也打起了字,内心喊着报告爱我我不爱报告。

对,如你所见,这就是港黑内部,不正经的工作岗位。当然,还是有认真工作的人的,比如那边一直敲打文件的麦芽。而几个摸鱼常客,比如那里念着“想让我工作等到樱花飘满街”的仓鼠球和沉迷王者*耀的哼哈显然有不工作也不会被罚的能力。

“哼哈工作了!”石田健走到了专心肝游戏的哼哈身后。

不过接下来,沉迷游戏的人就发动异能消失了。

石田健对此早有预料,又不抱希望地揪住了正要出门玩耍的仓鼠球。

“现在八月怎么樱花开满街啊!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没有良心!说到底在港黑谈什么良心!”

真是无法令人反驳的反驳呢。

于是仓鼠球淡定地打开了她的游戏界面。

心疼三秒上司健桑。

你问为什么上司不禁游戏?

因为她也沉迷梦间*啊。

武装侦探社是干什么的?这和第一个问题一样,属于众人皆知但盲生你发现了华点的好问题。

武侦,有唯二的两个正常人,水母汐和玖一。

“碳酸!太宰!你们两个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把报告交上来!”国木田独步几近崩溃地大喊,“看看你们周围的白墨清和早餐!人家早就交上来了!”

“我的报告被委托人家的熊孩子搞没了啊啊啊啊——”碳酸在座位上抹了一把辛酸泪反驳。

而太宰治显然没有身为女性的碳酸那么幸运,直接被拎了起来:“为什么要催我啊国木田君,水母小姐玖一小姐和咩酱呢?另外行云小姐不需要被催不公平!”

“她们三个去执行任务了,行云不用写报告,你对社里的事情到底有多——”国木田独步进行着训人日常,然而碳酸右手边“咚”地一声吸引走了所有人的视线。

“You have been slained!”一声游戏系统提示音打断了侦探社内那几秒钟的沉默,随后又是一阵骂声。

“我**********这一局***五个法师打毛啊!魔法学院吗!?”

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就是刚刚在港黑消失的哼哈。

“……哈你怎么又来了,稍微有一点作为敌对阵营的自觉好吗。”碳酸无奈地看看坐在地上敲打屏幕的哼哈,用陈述句敷衍地提个问。

“你管我哦,这个异能不用来逃班还要干什么,有本事你就用你的异能试试看啊。”

异能这个话题显然戳了碳酸的痛处,随即碳酸的理智跌到了哼哈的同一档次。

“还不都是作者的锅!”

“……啥?”

在国木田独步第10086次把黑手党的逃班人员扔到楼下以后,又一阵特别关心的提示音响起,随即又是一声不同的特关铃声,一个来自白墨清的手机,一个来自早餐的。

早餐一下放下了手中的饮料开始打字,而另一边的白墨清显然就没有这么矜持。

“哇阿煠给我发信息了!”

国木田独步本着年轻人自由恋爱的想法吞下了这口狗粮,正准备催碳酸报告时又看见自家社员默默给刚才被扔下去的人充了个*讯会员。他一转身,又看见太宰治明目张胆地打起电话和黑手党干部明撕暗秀地争吵今晚吃不吃螃蟹。

秀恩爱,死得快。一向不随便咒人且充满正义感的国木田独步脑中只剩下这句不知在哪听到的话循环着。

时间跳转到四点。

“健桑我可以下班了吗今天没有谈判!”刚刚做完报告的煠咏首当其冲从座椅上跳了起来。

“嗯,报告写完就可以,记得发给我啊。”石田健头也没抬地继续沉迷梦间*。

话音刚落,先前还在港黑办公楼里的某翘班成员就出现在了侦探社内

“阿清小可爱想我了没有啊!你看之前拿金币换来的瞬移异能真的超好用欸!快夸我!”

“嗯嗯,你今天报告写得快啊。”

“因为我好想你的嘛。”

看不下去的与谢野晶子默默拎起了某港黑成员,放在了另一个座椅上。

煠咏趴在桌上,视线正好聚焦在了前方刚刚出任务回来的水母汐和玖一身上。

“汐玖,真好吃啊。”好不容易平静几秒的办公室回荡着这一句话。

三秒钟的寂静后,玖一抱着一只猫又就出现在了煠咏的面前:“我怎么可能和傻汐搞cp啊!?这根本就是丧心病狂!汐玖是不存在的!要吃也是玖汐!”

你这不是很坦然地略过对象开始纠结攻受了吗,煠咏心想,又开始思考这么近的距离用瞬移逃脱的几率为百分之几。

“好,玖汐,玖汐。”人在敌营中不得不低头,这个话题就怎么被略过了。

“早餐你在画什么啊?”玖一摸摸面前人的头表示“给你一朵小红花”后又跑到了早餐的电脑前,屏幕上图片是两个女生抱在一起,其中的一个女生很显然就是早餐,而另一个……

煠咏凑过去看看,不由得强制性等价交换了国木田独步备用防晒但是几乎不戴的墨镜。

另一个人还能是谁,某不秀恩爱就会死的上司石田健!

怎么让横滨的狗粮翻个倍?

你让那些双黑圈的人过去不翻倍算我输。

————————————————————

小剧场,双刀组(阿九青笙)的下班后:

青:欸阿九下班后一起去吃饭吧。

九:好啊我这里都搞完了

(走到餐馆)

青:隔间谢谢。

(在经历了未成年人饮酒之后)

青:这群人天天喂狗粮我真想拿穿心对他们所有人使一遍!七夕还想我写双黑糖!?看我不虐死这群恩爱狗!

九:就是啊还是单身比较好!七夕发刀算我一个!

如果你们看到青笙她在七夕发刀了,原因真的就是这个。

 

餐健餐|双黑的场合:

(突然可以和中也一起下班去侦探社的健桑)

中也:(推门)喂太宰今天晚上不吃螃……???

餐:(抱着中也腿就哭.jpg)

宰:(拍拍餐)没关系那就吃中也好了。

(宰:我不醋,真的)

国木田:你们几个要走快走!

健:好了餐我们回家。

 

麦芽的场合:

麦芽:只有我一个人喜欢蛇吗……

(麦芽:说着抱紧了自己的异能力)

 

夜行云的场合:

云:乱步先生我刚刚用过异能,一小时之内请不要迷路。

乱:真是拿你没办法啊……知道了知道了。

(十分钟后)

云:乱步先生你等等那是去四国的班车!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体恤行云桑不让她写报告的原因

 

咩球咩的场合:

球:健桑我要请假去cpx

健:行吧你去吧

(几天后)

球:(两张床的房间.jpg)

煠:woc开屏狗粮

 

煠清的场合:

清:诶诶(接下来打码)。

煠:未成年,不行。

清:。。。(刷动态)

“提到你的本命你想到的是什么?

煠:想上他”

清:据说你想上中也?

煠:(乖巧.jpg)

清:你想睡马路还是草丛?

煠:qwqqqqqqqq

(所以一个小时后终于获得了进家门许可)

 ————————————————————

我就是来撒狗粮的哈哈哈哈哈哈

控诉餐健餐天天开屏狗粮!!!

另外玖(xi)汐(jiu)这么好吃吃我安利!

补一句,所有梗都来自聊天记录(感受一下我天天被闪的怨念)餐健餐那张图真的有,等我拿到手机了贴上来

啥文没肝还是要高喊一句

水母太太生日快乐!!!

祝太太游戏超欧事业顺利写文不卡甜饼甜哭百年好合开开心心快快乐乐身体健康摸鱼不被抓(并没有混进什么奇怪的东西)

七夕搞事文人设

官配(雾)cp太中|餐健餐|酸哈|煠清|咩球咩

文野paro@

以下人设w

港黑:

石田健 @石田健 :异能“夏日桃花”(我好不容易才选出来的文雅名字!!!),幻术异能(chun梦)对自己使用对象是中也,对别人使用对象是刘梓晨,时限三分钟。(她想的能力别找我)

交易、谈判部门的主管。特别有责任心(个鬼)连非自己部门的员工也会催工作。

青笙 @今天也很懒的阿青 :异能“穿心”,与使用对象四目相对给对方植入痛苦的记忆。

红叶姐管辖的拷问小组的一员,因为实在受不了和拷问小队天天待在刑具前跑到了交易部的办公室工作。

九 @今天也很懒的阿九 :异能“镜中梦”,创造出一个理想的平行世界,当此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节点消失时,平行世界将与现实世界失去交集。

因为异能经常被拿来给交易对象创造世界(好腻害的样纸)进了交易部门。

煠咏 @蘋果煠 (凑不要脸艾特自己):异能“等价交换”(史前黑历史),在一方同意的情况下强制性交换甲方心目中与乙方物品价值相等的东西。而自己将会从甲乙双方的交易物中抽取一定利润。(所以工资没人发全靠收利润)

因为异能所以经常把交易物品想得一文不值来坑蒙拐骗的交易部门人员。(还特喜欢去换异能玩的摸鱼惯犯)

哼哈 @哼哈叫做蘋果哈 :异能“欲擒故纵”,随时随地无条件瞬移到碳酸身边(因此经常用异能翘班摸鱼)

首领直属游击队的一员,经常用异能放完一枪就跑路,因为办公室满员被调到交易部

麦芽 @麦芽糖maiya :异能“ECHO”,控制金蛇的异能。

首领直属游击队一员,和哈一样被调来交易部办公室的

仓鼠球 @土拨鼠住进仓鼠球z  :异能“霁”,使天气放晴(谁让这货不告诉我异能要干什么用于是我百度了霁这个字(滚))

完全靠谈判技术进的交易部门,因此辩论啊什么的很厉害(所以是靠嘴炮摸鱼的)


武侦:

早餐 @蘋果餐 :异能是抱住中也的腿哭哭(原话)

一个小时完成工作,剩下时间拿板子摸鱼

白墨清 @万磁王家的清千 :异能“夜叉”,我问她和红叶姐的差别在哪她说会飘樱花很少女心

早早就能完成工作的家伙,剩下的时间里帮家里人看妹妹(暑假被弧的怨念)

夜行云 @山旅 :异能“不再见”,使时间停滞最多七秒,使用间隔为一小时,不可累积使用。

属于经常做委托的社员,而且因为在乱步迷路时可以用异能赶紧把人拉回来受到乱步的器重(。)

碳酸 @一瓶假酸🍎 (前方怨念积压注意):异能“飞!上!月!球!”字!面!意!思!

因为异能平时不能用所以大概就是个普通人,特长拖报告。

绵羊 @_绵羊__ :异能兽化,虽然会变出来一只可爱的小绵羊

因为擅长画画经常帮警方画像,而且多亏了接的是这类委托基本不用写报告。

特别安利cp玖(xi)汐(jiu):

水母汐(武侦):异能“他和他的钢琴”,让人平静的异能

经常去解决各种争执,小至邻居吵架大至帮派纷争。

玖一(武侦):异能“诚如神所说”,可以理解为阴阳师,平时怀里会抱着一只橙色的猫又

特别擅长照顾小孩,另外某清家的妹妹也经常由她帮忙一起带。(所以这只猫又总是帮忙哄小孩)


异能特务科:

雨小宿:异能“纠缠”(其实这是一篇车的标题),可以让任何交通工具的速度翻倍。

经常被喊去帮忙追踪犯人,被辻村吐槽说倒不如去做航空航天。

  

————————————————————

半夜摸出来的,要是有谁的漏了告诉我我补(啊,还要肝文(哭哭))


记一次黑历史大会

 @今天也很懒的阿青 我肝出来了!说好的日常糖虽然是意识流渣作

*太中、新双黑、织安、梦爱注意避雷

*嗯设定变更,所有人的异能力使用阳炎里的,所以集体名称沿用阳炎原作中的“目隐团”

*黑历史大会是在阳炎的官方同人(与文豪野犬汪同理)里看到的,这篇文里也有很多梗来自那本书,就不一一赘述了

*祝食愉www

*啊差点忘了 @一瓶假酸🍎 加油画画

——————————————————————————

在太宰的召集下,目隐团的所有人聚集在了一起,这一切的原因是——

“黑历史大会?”安吾的语气中带着无奈,扶着额头叹口气感叹自己今晚又要因为这些人没了睡眠时间。

“坂口不觉得很有意思吗?”AWA显然和太宰达成了共识,“怎么玩?”

太宰无视了团长中原的抗议,变魔术似的拿出九张签:“由团长大人抽签,每张签上是一个人的名字,被抽中的人就要受到黑历史处刑!”

“中也中也,抽一张!”太宰把签拿到了中原面前,中原把连身帽稍稍拉起来了一点,露出双眼递给他一个看青花鱼的眼神,随意抽了一张。

“……”中原的表情一下僵住了,平时玩扑克一直能保持云淡风轻露出扑克脸的团长已然没了平日的沉稳,安吾知道中原的双商再一次被另一个三岁儿消磨到了三岁水平。

太宰看了看中原欲言又止的样子,又看看手上剩下的签,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中也,”太宰把藏在兜帽下的脸抬起来让人看清他的表情,“把上面的名字念出来啊。”

“你……团长……中原中也……”

充分感受了飞来的眼刀的温度,太宰觉得自己在大会结束之后不会好过。

“我我我,我第一个来!”太宰治假装没看到中原窘迫的样子高高地举起手,“中也曾经和来织田作家的安吾一起打电玩,非常入戏地说‘世界就由我来拯救!’还摆了超——羞耻的姿势!”

中原的脸一下窜上了一片绯红,又苦于这是自己抽的签,没法停下这场大会。

同时,安吾手机屏幕上的AWA意有所指地笑了笑,把攻击的方向转向手机的主人:“坂口,你去织田家里都做了些什么啊?”

坂口严肃地推推眼镜:“你在想什么呢。”

太宰治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姿势浮夸得被中也吐槽了几句,但他显然不在意浮夸与否,顺着AWA的意开始爆料。

“话说回来,那一天安吾的外套落在我们家了呢……真是奇怪啊,平时全身打扮最为整洁的风纪委员竟然把校服外套落下了——”

“那只是你们家太热了!”安吾连忙辩解道。

“可是那天是冬天,而且织田作他不、开、暖、气。”太宰接话。

“坂口……想不到你……”中原看着安吾的眼神都变了变,“没事的!我们已经从织田的阴影里走出来了!所以安吾你也一定要振作起来啊!就算你再找一个我相信织田也不会介意……的?”

“坂口你醒醒,坂口!”

中原晃着安吾的肩,而此时安吾的脸简直可以用来烧烤。

安吾荣幸成为了此次黑历史大会的一血。

两个太宰靠在一起悄悄咬耳朵,顺便祭奠逝去的安吾。

“中也这种地方也很可怕呢。”

“单纯正直得可怕啊。”

目隐团剩余人数:8

矛头再一次对准了中原,太宰作为主办方又一次举起了手。

“下一个发言者是我!中也为了买想要的帽子,很——努力地在执事咖啡厅打工呢,而且还会以暖男形象为可爱的小姐服务~~”

“还因为店里的活动不得不女装过呢,中也穿女仆装的样子实在是……”

下一秒钟,本因坐在沙发上的中原就消失了,空气中只剩下肉眼可见的蒸汽。

目隐团剩余人数:7

因为没有人来抽签,所以由中也代为抽选。中也拿着签不怀好意地笑笑,大声喊了几个字:“穿、风、衣、的、太、宰、治!”

太宰治不由得扶额叹气,准备迎接自己的处刑。

“小时候为了恶作剧把棉花糖放进了织田哥哥做的咖喱里,结果因为我们大家都不敢吃辣咖喱又不忍心让织田哥哥吃到就自己忍泪吃完了。后来一个人躲在洗手间里被辣哭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

“还有还有,他在小学时提议在愚人节用水桶恶作剧,结果自己去完老师办公室交作业之后回班被自己指导别人架的水桶浇了个透。”

“好了我认输快停下来!”

幸存者:6人

在所有人都被淘汰后,欧皇太宰终于成为了最后的抽签者,而那一张签上是他自己的名字。他转头看向那边的沙发,中原已经缓回来了,也现出了身形。

“中也,我还没玩够欸。”太宰用撒娇的语气这么说着,不过中原显然对此没什么反应,他可是早就习惯了太宰这一套了。

“想要互揭黑历史吗你这个家伙。”中原无语,用陈述句作答。

“那我先,”中原清了清嗓子,“你在孤儿院想要偷偷自||杀,结果因为上||吊绳不结实摔了下来,那副惨样真是让人称快。”

“中也小时候不能从阴影里走出来,所以一直不肯与男性接触,直到高中才好起来。多亏了这一点体育课都没法上呢,只要有人想要碰你就用能力来逃避。懦弱的中也也很可爱呢。”

“你讨厌那些绷带也遮不住的伤疤,所以每一刻都用着能力来隐藏,说到懦弱那还真是彼此彼此啊,明明不去遮掩也没关系,对吧?”

“中也会用能力偷偷进我房间想方设法知道我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你会在我的课桌里塞巧克力,别想狡辩,我亲眼看见你半夜在家里做的。”

“中也的日记里有画我的素描。”

“你的手机里藏着我的照片。”

“中也喜欢我。”

“开什么玩笑,我最讨厌你了。”中原没有再继续已经超出黑历史范畴的爆料,脸不红心不跳地反驳。

“大会还没有结束啊,中也,”太宰没理会中原的话,继续做着他的主持人,“那我来说自己的‘黑历史’,怎样?”

中原显然对此还有着兴趣,察觉到这一点的太宰继续说了下去:

“我喜欢你。”

中原对此毫不意外,没来由地叹口气,又不知想到了些什么嘴角微微上扬:“那我也来说一下我自己的吧。”

“我最讨厌你了,”中原像是下定最后的决心吐出了那几个他们二人这几年来都心知肚明的字眼,“我也最喜欢你了。”

话说出口,不同于什么青春恋爱言情剧,中原毫不掩饰自己被恶心到了的表情,而太宰也终于解除了“目欺”看了看中原玄妙的表情笑出了声。

中原也不知为何跟着笑出来,随即一片笑声在只有几样家具的秘密基地里回响,或许这种普通恋人间的告白等等并不适合他们。太宰的过去也好、“目欺”下的真实也好,从过去到现在,也只有他来揭开,相对的,中原心里的伤疤也好、碍于面子不可言说的愿景也好,亦或是为同伴着想中夹杂的私心,只有太宰清楚。

距离是会产生美的,但可能从在这两人第一次见面就奠定对彼此的厌恶并想方设法使对方不快时,所谓“距离”这种东西就已经不存在于他们之间了。

我最讨厌这个人了,中原心想。

不过接下来的时光依然和他一起度过……好像也不赖。

—————————————————————————————

好了我终于写完了!(字数这么少你还好意思哦)

小剧场——没有出现在正文中的黑历史:

中也(由太宰爆料):小学三年级听见太宰治说“黑咖是大人的象征”而勉强自己和黑咖啡,虽然咽下去了但是被苦哭了,从此以后喝咖啡会放满满一杯子的方糖。

辻村(由Q爆料):带着敦和Q去买冰淇淋时没有控制好“目夺”被店员注目,因此花了几个小时也没能让店员的视线转移到冰淇淋机上(还被引来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

Q(由天然的敦君爆料):被爱丽丝吐槽玩偶不可爱,非常伤心地自己给玩偶做衣服,但是后来主题仍然跑偏到恐怖风上,被爱丽丝评价:恶心。(从此Q再也没自己做过手工)。

敦(由AWA爆料):每一次想要找回记忆时都只知道自己要和一个人告白,却连那个人的名字都想不起来(是不是猝不及防吞了口刀)。

AWA(自己想起来的,没说出去):以前和某人一起打游戏的时候回做出一副很中二的样子大声念游戏角色的技能,如“罗生门·连门鄂!”等。

 

好吧其实芥敦芥最后也是糖,大概就是《夏令时记录》里贵遥那样子(文?Tan90°)

好了这下真没了!


跟随健太太努力作死

健桑拒绝沉迷梦间集怒立flag感动了我!所以,我觉得为了苦苦等粮的青笙(为了催酸画画)也来立个flag
在睡前肝完阳炎pa
28日定时发送那篇餐健餐/酸哈/煠清文
好了就这样灰灰

供梗(其实就是和弟弟去吃回转寿司)

我:嗯......(看了看弟弟y的味增汤)
我:(默默伸手拿了过来)
我:很好,没反应
于是云淡风轻地开始喝汤
喝了半碗以后。。。
y:???我的汤?为什么在你那里?
我:我拿的时候你不是没反应吗?
y:......
y:服务员麻烦再来一碗味增汤

某煠瞄准了转过来的泡芙!
某煠伸出了爪子!
泡芙被隔壁桌的萝莉抢走了!
我:(转头看向y)
我:y——qwqqqqqqqq
y:......
我:你帮我再拿一份QAQ
y:......泡芙是吧
我:嗯谢谢还要咖啡果冻
y:.......

(某煠灰常喜欢咖啡果冻)
(吃完两份咖啡果冻的)我:y——帮我点三份咖啡果冻
y:服务员不就在旁边吗?自己点啊
我:(你看我这幅社恐的样子qwq)
y:......三份咖啡果冻谢谢
一分钟后......
(看了看桌上盘子山(对我吃出来的)吓得目瞪狗呆的)服务员:请问咖啡果冻要几份......?
我:三份谢谢
y:老姐啊你的手机号借我登一下Wi-Fi
我:你把pad借我补番我就借你
y:(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y:........好
(所以联网并没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写完都是我在欺负我弟????
你们相信我他真的是个恶党!(。)

小剧场:
y,一个与食物绝缘的人!
双球冰淇淋——
“啪唧”
y:.......
(冰淇淋掉地上了,筒还在)
酸奶——
母上:y,别一次拿那么多,会摔——
“啪唧”
y:......
咖啡果冻附带奶精———
y:姐,开不开
(说着使劲抠)
“噗滋”
我:来我帮你开——woc你怎么搞到身上了
嗯,这下真的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