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煠

召使

*只差一分钟的定时发送2333

*宰宰生日快乐啊

*务必配合中也篇食用

*OOC有

——————————————————————————

“晶子姐,我走啦。”面容有些青涩的少年挥了挥手,穿着正装向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今天是他开始作为皇子的御用召使重返皇宫的第一天。

据旁人的传闻所说,这个新任统治者是个暴君,蛮横无理,以至于太宰在听见这些传闻时不由得再三想了想那些人说的是不是那个他的幼时玩伴中原中也。

不过他的一切疑虑在见到中原的那一刻就打消了:长得这么好看的人,除了中也还有谁。

只是传闻也没错,只是他们没有发现一点。

那个和他吵架,吵着要吃甜食要帽子要看诗集的中也有着他所熟悉的冰蓝眼瞳,而那个面不改色压榨人民的中原,眼里是一片可怖的赤红色,从语气中就能感受到不可一世的气息。只有一个中也,是他所认识、熟悉的。

也就是那个失了心智的中原,让他杀死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还记得在织田死后不久,有偏信流言的人想让他死于意外,就在他和中也偷跑出皇宫到了护城河边时将他推下了水。那时的中也被对方引开,根本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太宰也不记得自己漂了多远,他记得在一个森林里,一个黑发的男孩将他救起,才让他保住了性命,虽然他也没多想活下去就是了。

不过仔细一想,也是这个人让自己还能见到中也的,也就有那么一份感激之情还留在心底。

只是讽刺的是,到了最后,应皇子之命将匕首刺入那个人胸口的杀人凶手就是他自己。

双手沾满了恩人鲜血的那一天,太宰在自己房间里吊上了上吊用的绳子,他自己也说不清是因为负罪感还是自责感,还是什么更复杂的东西,只是在他准备踢掉凳子时,脑中又浮现出了那个有着冰蓝眼睛的少年的身影。

或许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就像太宰知道中也注定会忘记他,也选择了活下来一样。

那时候太宰就发现了,自己大概是被这个小矮子吃定了。

太宰剪断了绳子,走出了房间门,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在看到中也时,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今天的点心是布里欧哦。”

太宰看见中也笑了,笑得没有任何阴霾。

不久后,革命爆发了,在皇宫中,终于只剩下了太宰和中原两个人。

“穿上我的衣服逃走吧。”

太宰说着,换上中原的衣装,把自己的外衣强行披在了中也身上,然后把他推进了皇宫中的密道。

如果中也不在是皇子了,如果中也一无所有了——

那么一切悲剧的连锁会不会就此被斩断。

只要能让“那个”离开中也的话,像我这种人,死了也没什么嘛。

不过没能和中也殉情,真是可惜了啊。

太宰这么想着,拿起中也一直戴着的黑礼帽。

礼帽显然有些时候了,与这富丽堂皇的皇宫显得格格不入。

临死关头,太宰还是没能忍住笑了出来——这是他随口一提中也花钱太不节制后,中也压抑起想买新帽子的欲望一直戴着的。

果然蛞蝓永远是蛞蝓啊。

三天后,牢房中,

“晶子姐——我饿了——”太宰懒洋洋地喊着,好像不久后就要被送上断头台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被唤作晶子的女剑士回过头,用严肃的语气说着像是开玩笑的话:“怎么,不再装得像一点?”

“骗过谁都骗不过晶子姐你啊。”太宰说着倒在了石板床上。

与谢野晶子——和太宰一同被将军收养的孤儿,因为被中原挑起的战争失去了自己的弟弟,为了复仇引发了革命。

“晶子姐,我有一个请求。”太宰的语气突然也严肃起来,“我死了以后,不要再追查中也,就让他作为一个普通人活下去吧。”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答应你?那是死上百遍都不足以赎罪的人。”

“因为你是我的‘姐姐’啊。而且要论罪的话,人都是我杀的,命令是我散播的,杀了我不就可以了,如你所见,我没有阻止他。”

与谢野无奈地叹了口气,良久,才道出一句:“虽然我不会原谅他,但是我答应你。”在关上牢房门前,她又丢下一句话:

“你其实是喜欢他的吧。”

谁知道呢,太宰想着,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下午三点,死刑如期执行,太宰在刑场上,一眼看见了中也的身影。

果然还是来了吗。

太宰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还不畏惧死亡,在沾满了鲜血的刀锋落下前,他只是不紧不慢地道一句:“啊,到点心时间了呢。”

下一刻,意识被切断。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宰再一次醒来了——在一个港口城市的森林中。

他向着一个方向不停地走,走向一片海

——他曾经在中也面前放漂流瓶的那片海。

向一旁望去,托良好的视力的福,他惊喜地发现远处海边放着漂流瓶的那个人正是中也。

一股好奇心迫使他跳下海,也不知道太宰对于复活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总之,他将这理解为自己命大,也不担心会不会淹死在海里。

半个小时后……

“蛞蝓是笨蛋吗,扔那么远一点也不好捡啊……知不知道游泳很累的啊?”

“不过,这个愿望真是不枉我这么努力游了一回啊。”

漂流瓶里的纸条写着清清楚楚地写着几个字:

“我可能有点喜欢你吧。”

几天后,经历了几次打听,太宰得知了中也的住处,正想打开房门来一个惊喜,却发现——没,人。

(锁什么的当然早就撬开了啊。)

……还是站在门外等吧。

没过太久,太宰就看见三个人向这里走来,其中一个人是他八辈子也不会忘的,那个人当然就是中也。

“喂,”迎面走来的中也喊了声,凑上来说,“不知道你是不是搞错了,这里是我家,在这个样子我要——”

“嗯?你要把我怎么样啊?”太宰一直(看起来像是实际上是刚刚才低下来)的头抬了起来,眯起了他鸢色的双眼,“中也。”

“你不是已经……”

“我是应中也心愿被精灵复活的幽灵哦!”

这么说着,太宰成功收获了中也的白眼一份。

为了证实自己这个显然是胡编的说法,太宰从衣袋中拿出原本漂流瓶里的纸条,完美地捧读了一遍。

太宰话音刚落,下腹部就成功地收获了中也重重的一记拳头。

“中……中也……这时候不是应该来一个思念已久的拥抱吗qwq”

“吵死了。”中也红着脸喊,“下不为例!”

太宰感受着来自中也的体温,一手抚上身前人的头顶。

我可能也有点喜欢你吧。

不对,是很喜欢,很喜欢。

反正至少两辈子都没有忘了。

如果有来生,也肯定一样。

                                                          傲慢篇,太宰治的故事,到此结束。

——————————————————————————

累死我了orz

明天期末考试QAQ

各位再见我去死了

港都

*我没骗你们看啊是HE

*宰篇将在宰宰的生日放出

*别问我宰怎么复活的,不剧透

*中也不擅长做家事是傲慢篇的私设,生活能力和宰对调

*OOC

——————————————————————————

不知过了多久,中也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木制的屋顶。

……这里是?

“你醒了啊,”一个白发的少年惊喜地说道,“我看见你倒在教堂边就把你带回来了。先吃点东西吧。”少年说着端给他一盘面包,中也随口说了声“谢谢”就赶忙接过大吃起来。

形象?那是什么?在饿面前那算得上节操范畴内的东西吗?不算!

在把盘中的食物一扫而空后,中也后知后觉地看了看少年的白发,虽说这片大陆上并没有白发的人,他也很想问一句这发色的来历,但是这种一看就很容易一起尴尬的问题还是先不问的好。中也这么再三(其实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思考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但这并不妨碍少年开口,少年一边收走盘子,一边说:“我的名字是中岛敦,没有国籍,在教会工作。”

“对了,你有住的地方吗?”中岛问道,这个问题一下就把中也问住了,本着要人帮要到底的逻辑,中也把头别到一边,开了口:“没……没有。”

中岛看出他的尴尬和为难,主动开口了:“那要不住我家?在教会帮忙虽然不是什么赚钱的工作,不过维持生计还是——”

还没等中岛说完,他就看见床上青年的头重重地点了好几下。

中也后知后觉地向少年发了话:“我叫中也,没有姓,叫我中也就好。”

“以后还请多关照。”

三天后。。。

“……”

看着中也第64852次把箱子弄倒,中岛不由得再次叹了一口气。

“那个……贵族家的人都这样吗……?”中岛沉默良久,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句。补充一下,之前在中岛·单纯·敦问起来历时,中也表示“我是因为战争落魄的贵族家的末裔”,中岛看了看他没怎么干过家务活的手,很快相信了这一点。

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常年被自家召使“娇生惯养”的中也因为常常把工作搞砸,使“没落贵族”这个来历越来越可信,同时,也成功地毁灭了所有贵族在中岛心目中的形象。

终于,在中岛的第64852次的帮助下,一天的工作终于结束了。

“呐敦,这个教会附近有一个港口吧。”中也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在回家路上问道。

“是啊,因为在那片海里放漂流瓶,愿望就会实现的传说,所以在大陆上都很有名气呢。你要去看看吗?”

“嗯……改天吧。”中也用平淡的语气应着,继续和中岛闲聊起来。

同一天,午夜时分——

中也看了看在另一张床上睡的正香的中岛,披起外套,轻轻地拉开有点老旧的木门,向教堂的方向走去。

这些时日心头的负罪感压得他喘不上气,与其继续一个人承受这些,还是在教堂的忏悔室里全部说出来的好。坦白说,中原中也也不是什么虔诚信神的人,至少也不是现在这片大陆上的神,也因此他也不相信真的会有神把这段过去听了去。嗯……让作为一个旁观者的我,一个现代人来解释一下,就是树洞吧。

夜半时分再无一人的忏悔室里,中也说出了所有的过去,自己是怎样的暴君也好,间接地沾染了多少鲜血也好,包括在最后,让那个一直以来最关心自己的召使,代替他上了断头台这件事。

第二天,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在工作结束后,中也说想去那片海那里看看。

拒绝了中岛带路的提议,他一个人带着一只漂流瓶走到了海边。

 

“你在干什么?”

“哼哼,小矮子你猜啊~”

“你找死吗?”

“被中也杀死这种死法真是……放漂流瓶,据说把写着愿望的纸条装进玻璃瓶里,然后投入这片海,愿望就会实现哦。”

“真不知道你这个青鲭在许什么愿。”

“如果我说是让中也幸福的愿望呢?”

“谁信啊笨蛋。”

“中也不来试试吗?”

“我才不要,那种庶民的游戏。而且——而且我所有的愿望,你都要帮我实现。”

“遵命。”

 

不知是什么时候的回忆浮现在脑海里,中也伫立在海边,喃喃自语:“你不是要帮我实现所有愿望的吗,我要你回来啊……”

中也像是赌气似的,用力将漂流瓶扔向地平线的方向,不一会,透明的玻璃瓶伴着浪潮消失在视野中。

中也一回头,看见了赶忙将什么东西藏起来的中岛,什么也没有多想,只是说一句:“回去吧。”

中岛应声,两人消失在夕阳中。

半小时后,海边,

“蛞蝓是笨蛋吗,扔那么远一点也不好捡啊……知不知道游泳很累的啊?”

……

几天后,中也的同居人又增加了一名。

好容易学会了怎么烤面包的中也抱着一袋面粉正要回家,看见中岛和一名黑发的女生迎面走过。看到对方的黑发,中也不由得一滞,不过这不影响他的注意被那人白色的耳发吸引。

“这是……?”中也没有隐藏自己的疑惑,直接对中岛发了问。

“芥川……是我……我……女朋友!”中岛涨红了脸喊出了回答。

“……哦。”

总之就是这样不明不白地,中也的同居人增加了。

也因为增加了一名(女)住户的缘故,原来的木屋也再扩建出了一个房间。

不久后,

中也和一对小情侣走在回家路上,这个时候中也的感觉呢,容我再次使用现代语解释一下,就是自己是个电灯泡,菲O普牌质量超好的那种。

在家门口,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靠在木屋的墙壁上,在中也看来,他身上简直就写着“不法分子”四个字。

“喂,”中也喊了声,凑上去说,“不知道你是不是搞错了,这里是我家,在这个样子我要——”

“嗯?你要把我怎么样啊?”男人一直低着的头抬了起来,慵懒地眯起了他鸢色的双眼,“中也。”

中也感到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你不是……”

“我是应中也心愿被精灵复活的幽灵哦!”太宰说着不顾中也的白眼打开一张纸条,捧读到,“太宰,我可能——有——点——喜欢你——吧。”

太宰话音刚落,下腹部就成功收获了中也重重的一记拳头。

“中……中也……这时候不是应该来一个思念已久的拥抱吗qwq”

“吵死了。”中也红着脸喊,“下不为例!”说着,他扑到了这个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人身上,头顶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柔触感。

“中也,我不会走的。”

“说好了,我会帮你实现所有愿望的。”

 

                                                      傲慢篇,中原中也的故事,到此结束。

——————————————————————————

呜啊终于写完了中也篇qwq

颜文字是我没忍住2333

不复习肝文系列

今天弟弟生日却忘了礼物。。。

弟弟生日618

宰宰生日619

结果我他喵的光顾着写太中文把我弟生日给忘了。。。

你问我怎么想起来的?

因为淘宝天猫等等618打折。。。

【傲慢】恶之华

*咸鱼太久需复健

*HE

*原剧情参照恶之系列

*本篇是中也的故事前半篇,还会有宰视角和新双黑视角

*后半篇会撒糖的相信我(哭)

*中也喜欢甜食是私设,到时候写小剧场会详细讲

——————————————————————————————

第一章的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久远得如传说一般。

那个时代划分国籍是通过发色进行的,按照大陆上的人们的发色大致分为三大国:红、黄、黑。

这篇故事的主角,就是红之国的皇子。

 

虽说是皇子,实际上这位皇子大人是摄政王家的子嗣,国王真正的血亲另有其人。只是在红之国刚刚通过征战形成一个大国时,一个敌国的占卜师这样预言:

这个国家的下一个继承人,有着棕色的发,鸢色的眼,他身上附着的恶魔会给这个国家甚至大陆带来灾难。

正如那个预言家所说,国王的独生子在几个月后诞生了,新生儿的头发虽短,但也可以看出来颜色,而他那双漂亮的鸢色眼睛,在国王看来却是灾难与毁灭的颜色。

一开始,国王并没有在意什么,给这个孩子取名为太宰治,那时的他和摄政王家的孩子——中原中也——还是称得上青梅竹马的关系。日子也平平淡淡地过去。

就在所有人都要忘了这件事时,王国迎来了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太宰治的母亲,也就是这个国家的女王——去世了。不久后,一直待在他身边的,年龄相仿的织田也死于事故,从此王宫中的传闻再次四起,国王也开始忌惮起来。就在这时,王国中最善良的将军站了出来,收养了这个孩子,宫中也慢慢恢复平静。就这样,国家的继承人顺水推舟地成为了中原中也。

那时的中也还只有六岁,他天天说着“最讨厌太宰了”这种别人说了可能会被判刑的话,不过也只有抚养他的红叶知道,太宰走后,他是唯一一个消沉了好久的人。

后来随着时间推移,中也已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了,也就在这时,国王突然离世,在一片仓促中,中也成为了国家的统治者。

往后的一切悲剧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同时,太宰也作为皇子的新召使回到了皇宫中。

这个皇子并不是什么明君,国家爆发饥荒也好,军队需要经费也好,他也是用不可一世的姿态对自己的召使下达着一个个榨取国民的命令。而他的召使,也总是一言不发地完成那些要求。

一年后,为了巩固国家,红之国和黄之国预定和亲,可是黄之国的皇女樋口喜欢上了一名黑发青年,拒绝了这次和亲。接到信件的中原坐在王座上,对着一旁的太宰命令道:“把所有黑发的男人都杀掉。”

“但是中也,如果那样的——”

“我说杀就杀。”中原用再无商量余地的语气重复着命令,“还有,‘中也’是你可以叫的?”

太宰看向身侧的皇子,不出意料地看见原本冰蓝色的双瞳早已是一片赤红。

真是可惜了小矮子漂亮的眼睛啊。

这是太宰在领命时,唯一的想法。

数日后,战火与悲鸣充斥了整片大陆,而中原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在王座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终于,革命爆发了,领导人是黑之国的女剑士和黄之国的皇女樋口,疲于征战的红之国士兵根本不是愤怒的民众们的对手。革命进行地意外顺利,很快攻向了王宫。

此时的王宫,只剩下太宰和中原两人,家臣都早已四散奔逃。革命军即将闯进来,那时的中原肯定是必死无疑了。

“中也,”太宰看着一旁的皇子,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吐出几个字:“换上我的衣服逃走吧。”

中原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却又听见太宰一边脱下外套,一边说着:“因为中也是个不理朝政游手好闲不出皇城的皇子,所以发色有差也不会被认出来的,更何况,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本来就应该是我啊。”

此时的中也已来不及发怒,只是呆滞在原地,连被强行换上了另一个人的外套也没能发觉,直到太宰摘下他的礼帽,猛然将他推入密道中,涣散的意识才恢复过来。

那是属于“中原中也”的,原本的思维。

冰蓝色的双眼无神地望着密道的天花板,又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双瞳的主人声嘶力竭地喊着自己召使的名字,传来的却只有狭窄空间中的回声。

三天后,原红之国街道,

一个裹着黑色斗篷的青年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周围的断壁残垣已经在新的国君的领导下开始修复。

“你知道吗,今天下午三点,要处刑那个原本的暴君了。”一个路人用像是谈论天气的语气向身旁的友人说道。

“当然了,大概会有很多人吧,毕竟那可是挑起了大陆纷争的人啊。”

“……”

黑色斗篷中的青年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一滞,随即冲向那个路人,喘着气问道:“刑场在哪里?”

“欸,你不知道吗?就在原红之国的刑场。”路人定睛看向斗篷里的青年,看见了兜帽下漂亮的橘红色发丝,“你之前是红之国的人啊,不过没关系,现在在樋口皇女的领导下,已经没有什么按照发色区分国别的的说法了。”说着,那人伸手想摘下青年头上的遮掩。

青年立刻在空中接住了他的手,然后应道:“我……我的脸上有些伤痕,不太希望被人看到……”

路人表示了理解,然后就这样离开了青年身边。

青年,也就是中也,看着路人远去,飞快地奔向了刑场。在他徒步到达那里时,宣告终结的钟声开始鸣响。

戴着礼帽的太宰被押上了断头台,太宰像是心有灵犀地向中也望去,随即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滴水不漏的笑容。

或许只有中也一个人听见了,那个心甘情愿赴死的人在侧刀落下的前一刻说了什么。不是什么昭告真相的话,也不是什么死前的哀怨。

“啊,到点心时间了。”

中也听见这句自己曾经的口头禅,扑哧一声笑骂了一句“笨蛋”,下一刻,泪水从眼眶中淌下。

自己为什么就是忘了呢——

那个迁就着他在皇宫的奔走的人;

那个在杀死了黑之国青年后还是在房间里割断了上吊绳的人;

那个直到最后还在自己身边的人……

绝对不会再哭第二次了,他想。事实也的确如此,泪水很快停了下来,而后他毫不犹豫地,消失在人潮中。

所以,他也没有注意到一个一袭黑衣的魔导师拿起了那顶礼帽,带走了处刑场上的尸首。

 

……

 

“好饿啊……原来饥饿的感觉是这样的吗……”这么说着,中也独自一人,倒在了一个小村庄的教堂边。

                                                                                                        TBC.

———————————————————————————————

求你们相信我后面有糖啊QAQ

*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过气煠

*v家七宗罪paro

*HE

*超长篇、待复健

————————————————————————

    我是爱伦坡先生的书迷,作为他的书迷,我可以肯定地说,他这次的作品,不是他的风格,这更像是借他的手写出来的故事。

   于是我给这位先生寄了信,意外地收到了回复: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到吾辈的工作室来。”

   信中还夹着地址,看样子所言非虚。

   我拿着信的手抖了抖,在化为天边的一朵烟花后,趁着放假,打着“寻找文学之旅”这样的鬼名号前往了地址的所在。

   爱伦坡先生是个不擅长与人交流的人,他默默地翻找起抽屉,翻出厚厚的一叠原稿,交给了我。

 “这是吾辈的竞争对手告诉吾辈的……吾辈将它记录下来……成了书,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您可以进入到完整的故事情节里……”爱伦坡先生说着将原稿递给了我,处于拿到原稿的兴奋状态的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不介意了!”几秒后才开始思考“进入”的含义。

   可惜为时已晚。

   我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进入了书中,不过和在“外面”一样,我始终都是一个读者,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上帝视角。

   反正也是闲得无聊,不知您是否介意,通过我的转述,来看看这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的故事呢?

————————————————————————

不复习开新坑


设定。。。给自己断后路。。。

 @伊桃_ 我决定了,这个暑假开始填巨坑!(哭)

就是那个v家七宗罪的qwq

*一切剧情有参考v家七宗罪

*HE

 先放个傲慢的设定。。。嗯……如果有双子厨的话应该对恶之系列更熟悉一点,就是那个(相信我我真的改成HE了)

(叹口气开始视死如归地码设定(哭))

红之国:国民的发色为红色,所有偏红的发色归为红色,比如橘红、棕红、橙色等等,中也所在的国家。

黄之国:同上,发色包括金色、淡黄等。

黑之国(虽然这些国名很草率但是原作那一大串我他喵的背不下来QAQ):同上,芥芥等人所在的国家。

主要国家就这三个,敦敦和宰什么国籍的来猜啊(猜对了也不告诉你)

听过原曲的小伙伴应该都能猜出人设了吧(毕竟这么明显了)

中也:皇子

宰:召使

敦敦……我总不能写白之娘吧大家知道就好……(滚吧你)

芥芥:精灵(这首歌不太好找但是相信我有的)

与谢野:女剑士(属于黑之国)

樋口:邻国(黄之国)皇女

有疑问的设定私信或评论会补充w

原作剧情请听恶之系列x网易云、QQ、酷狗什么的都有(毕竟双子代表作嘛)

精灵的歌名是《千年摇篮曲》,绿之娘不是官方剧情,是同人曲目

感觉我不是断后路是卖安利的

同人文的真相

从1开始就是真理

肆樾

全是真的。。特别是关于瓶颈期的。。热泪盈眶

羽落姗【当前目标是一刀毙命】:

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哈哈哈真理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终究还是逃不过点文的命运的某煠

 @猴子w 你干嘛fo我!啊!?喵的我不就拖个点文吗(大哭)

200fo点文。。。该来的总是要来的。。。250fo了。。。。我我我用上海卷的高考作文题写同人!

好了不说了我先滚过去复习了(明天考历史政治)

来啊留评啊点梗啊(认命)

用迪士尼paro写同人的时候又到了!

今天去看了加勒比海盗x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脑洞。。。
对了有人觉得最后那个场景很像芥川先生的«蜘蛛丝»咩
咳咳,回归正题,abo设定
宰是我们的船长大人,alpha
亨利是敦敦x,alpha
萨克查(是这个来着。。。?不会记外国人名字)是中也,omega
女主(真的不记得名字了woc)芥芥,omega

让我概括一下剧情就是一一
被认为是巫女(中世纪的巫女不一定是指女性)的芥芥在被追时遇见了幸存的敦君和抢银行的不正经海盗宰。后来仨人一起出海寻找神器,经历了balabalabala。。。。而我们的中也成为了亡灵后一直在追杀宰宰,于是四个人在岛上争抢三叉戟。
好了这里插叙。
某宰曾经对中也一见钟情,但是因为活命把中也送进了黑三角,后来为了中也去寻找破除诅咒的神器,结果双黑这不省心的还是打!打nimei啊!(当妈的叹息)
于是最后诅咒破除,中也(猝不及防)被宰表白,被救了上去。
新双黑这一对在电影里的官推怎么在一起我就不解释了。
最后的结局会改成he
(够了快住脑滚去写作业啊你)

當迷妹遇上男神(4.29中也生賀)

大家好我是你們的鹹魚煠詠
中也生日摔了作業碼文
cp20來玩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嗯,我叫煠詠,今年十三歲,初一,正悲催地走在補習的路上,碎碎念著為什麼中也過生我要補習。
突然,有什麼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嚇得一個激靈,顫抖著回過頭去。
於是我差點三百六十度旋轉原地爆炸尖叫(霧)。
你問為什麼?
因為那是中也啊中也啊中也啊啊啊啊啊啊!!!
花痴歸花痴,那麼問題來了,中也,為什麼會在這裡。
不管怎麼樣,我覺得我有必要先去呼喚一下我家阿清如此重大的事件(已經忘記了補習的某人)
結果電話一接通,我還沒開口,就聽見電話那頭的尖叫:“阿妹啊我跟你港芥芥出現了是活的啊活的啊fjwjgjskb......”
於是我就這麼懵圈了。
。。。
好吧既然阿清都是一樣的情況我再呼喚一下別的小夥伴。
於是我點開了lof,正準備勾搭下太太們,結果一開首頁又懵圈了。
為什麼阿留太太會发一張敦敦的圖?
太太她不是畫手吧。
這也不是轉載的吧。
看來次元壁出問題了。。。
好吧既然都這樣了我去雙黑群里激動一下先(buni)。
就這樣我想也不想地和中也來了張自拍。
結果一發上去某二哈突然炸裂。
某sora突然激動。
某言生突然爆照。
等下是不是有甚麼不對!?
為什麼言生的照片里會有宰啊!?
然而這並不是最神奇的。
突然又有兩個人走近了我。
exm,為什麼谷崎兄妹也......
與其思考這些,我突然想到了另一個問題,補習,還沒去......
如果我不想因為母上大人報警進入走失兒童頭條的話,我最好趕緊過去露個臉。
就這樣我不要臉地讓谷崎用了細雪,帶著三個人進了教室。
(讓我們跳到下課後)
經過許久的刷手機,結論如下:
我這裡是中也和谷崎兄妹
阿清那是芥芥
阿留太太遇見了敦敦
言生看到了宰
鋁硅鈴太太碰到了鏡花醬。
雖然很想讓文豪們聚一下,然而,我們不同城啊…...
就這樣我把三個人領到了自己家里,心疼一下全程用細雪的谷崎先生。
怎麼過夜是個嚴肅的問題,二男二女,谷崎兄妹先不說(霧)再怎麼說就算是男神我也是有cp的人。
於是我拜託中也用了異能把床墊拖到地上,兩個床鋪,委屈一下和谷崎一起睡的中也......
你問我為什麼要過夜?
因為明天是cp20啊!我就不信我看不到其他去cp的太太。
來讓我們直接跳到第二天。
在我的好言相勸(坑蒙拐騙)下,我成功地把言生阿留鋁太太,全一一部拖到了上海。
場面還是很平和的。
在不包括我抱著鏡花發瘋(蘿莉控),中也和宰打打鬧鬧的情況下。。。
但是為什麼我們四個雙黑黨被塞了一口狗糧???
好了不說這些了我們去會場。
成功地到達了文野區。
如果中也和宰和鏡花和敦敦沒有被人圍着拍照的話。。。
不管怎麼樣先讓我去勾搭一下斬音太太(滾)
於是我在攤子上看到了Q啊!是Q啊!
在全體太太們的生拉硬扯之下,我這個正太控沒有犯罪。
於是迷妹小隊增加到五人。
突然我手機一响,芥芥的角色歌開始播放。
在眾人的注視下,我尷尬地接了電話。
然後下一秒就拉著中也往門口跑。
看見自家媳婦(霧)跑了的宰跟了上去。
於是言生又跑過去。
看見太宰先生走了敦敦也追上去。
於是阿留太太和鏡花也跟過去。
看見鏡花走了的鋁桑當然也追了過去。
在風中凌亂的斬音太太不管三七二十一領著Q走過去。
同斬音太太一樣跟過去的谷崎兄妹:。。。
無視後面一堆人懵圈的眼神,以及某宰要殺人的眼神,我若無其事地喊了一聲:"阿清!"
後面跟著的是芥芥和樋口小姐。
還不等我們幾個交流一下情報,就聽見一個焦急的女性嗓音。
"亂步,等等!"
那位小姐身後還跟著社長大人。
話說那喊聲里好像還混進了一個男聲來著......
仔細一看,是跟在亂步後面瑟瑟發抖的坡。
"喂太宰,你們也太慢了吧,按照我的超推理,你們明明應該之前就到這個會場了啊。"
不過還不等太宰先生回話,那裡的新雙黑已經準備砸了這裡了。
幸運的是沒能成功,因為一大波c圈同志跑來拍照了。
此處特別鳴謝細雪。
然而又有一隊人出現了,與前面的混亂場面不同,這四個人倒像是從宴會穿越來的貴族一樣。
沒錯,四個人:首領,愛麗絲,紅葉姐和某迷妹,不是森廚就是紅葉廚。
這次沒有麻煩太太們出場,阿清毫不猶豫地阻止了我這個蘿莉控的犯罪行為。
冷靜的鋁桑沒忘了本意,看人來的差不多了也就開始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太宰治:就是這樣那樣balabala.......
。。。
。。。
嗯讓我來轉述一下。
在那個文野世界里,太中真的是一對cp。
眼看著中也生日將至,某宰開始搞事。
於是偵探社的人就被拖進了港黑幹部的生日聚會,賢治君,国木田麻麻,与謝也姐姐因為工作問題幸免於難。
港黑里呢,中也也沒打算怎麼過生日,於是也就請了紅葉姐和首領,還有处得比較好的芥川,圍巾童鞋沉迷研究就沒來。
至於坡,是被亂步拉來的。
然後宰開始搞事。
他打算用坡的異能給中也一個生日禮物。
然後題材定為異世界召喚。
宰:果然召喚者就要是美少女什麼的才好啊。
亂步:可是遇到大小姐類型的怎麼辦啊,我才不要照顧女生啊......
宰:那就定為很喜歡我們的美少女好了!
亂步:哦哦,這個可以嘛。
坡,被拉上了賊船只好寫文。
於是就有了這麼一出。
概括一下就是,某宰搞事的結果。
生日當天,港黑眾自然不會缺席,本來想避開黑手黨的鏡花被太宰•誘拐犯•治用可麗餅和蛋糕帶走了。
同時,樋口小姐姐因為跟著芥芥也到場了。
原定是先過生日再穿越的,然而打起來的新雙黑碰倒了坡的書,不想書被壓壞的坡條件反射地發動了異能,把人吸了進去。
就有了這麼一出。。。
鋁桑:。。。那你們怎麼回去?
宰:。。。
坡:...只要達到...一個目標就可以.....
亂步:不過那個有點難啊…
眾:什麼?
亂步:這個會場內的雙黑同人誌要全部賣空。
默默拿出家底的我。。。
瑟瑟發抖的阿清。。。
另外還有已經跑回攤子上推銷的斬音太太:"買十本任意雙黑本都可以獲得文野喵簽繪一份一一"
阿留太太:"任何攤位只要賣出十本雙黑本我就更新一篇一千五百字的雙黑文!"
言生:"我也是一一"
放下形象的鋁桑:"要是雙黑本賣空了我就一次性翻譯鏡花和中也的作品各十篇!"
啊,全是flag。。。
不行我也要來幫忙(作死):
"每賣出二十本雙黑本我就更一篇兩千字的文!"
阿清:"。。。我。。。同上。。。"
雖然我知道賣完他們就可以回去了。。。。
可是為什麼看着本子賣出去我肝好痛。。。。
最後他們成功地回去了。
我們這群作了大死的人開始沒日沒夜的肝文/圖。
珍愛生命,遠離fla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終於寫完了!中也生日快樂!
感謝客串的太太們 @津岛言生  @留活口  @哼哈—天天抽风  @斩音 以及我不敢at的鋁桑。
活在一句話中的二哈。。。
@伊桃_ 阿清她是我媳婦不接受任何反對意見。
我就是個打廣告的
cp20剁手啊!